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中文网 >> 婚后忽然得宠 >> 第124章 小暖,为什么总记不住我可以帮你

第124章 小暖,为什么总记不住我可以帮你

霍澈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下向暖公司最近的情况。”

他从不愿意去主动查她的事情,因为他觉得他们之间真的没必要,有什么直接问对方就好了,但是现在,他突然变更了主意。

——

公司里,温之河说:“要是这阵子清闲,咱们索性放个假如何?正好很久没出去旅行了,咱们来个全员大迁移,出去玩一阵子。”

职员都在,大家一听这个倒是很感兴趣,但是要玩一阵子也要钱啊,而他们现在又没工作,那钱从哪里来?

所以大家也不敢乱冲动,就看向暖:“现在的状况还是算了,不过可以放假一阵子。”

她说话的口吻总是很平淡,让人感觉不到她有什么情绪起伏,这一点,温之河今天其实也一样。

放假休息一阵倒是也可,上个季度其实他们挺忙的,大家都想喘口气。

但是就怕这假期放着,是遥遥无期。

“有事我们就保持通讯联络吧。”

向暖说了两句便站了起来,有点来去匆匆。

“河哥,暖姐没事吧?”

大概是因为是女孩子的关系,丛容很敏感。

“她能挺得过去,我们应该也没问题?”

温之河轻描淡写的问大家,这个大家庭能不能撑得过去这段低迷的时候?

结局竟然是肯定的,这些年轻人竟然郑重的答应了他。

温之河只是担心向暖压抑太久会生病,他们从底层做起,都很习惯把情绪压抑在内心深处,但他真怕向暖会哪一天撑不过去了,那位霍老板似乎让她很为难。

——

晚上霍澈应酬完回去的时候看到向暖在沙发里抱着杯水发呆,走过去后便轻轻坐在她身边也没吭声,许久,向暖才发现他,下意识的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霍澈笑了笑:“刚刚!”

向暖看了他两眼便将眼睫垂下,然后又继续发呆。

霍澈将她手里的水杯拿走,自己喝了两口,水都凉了。

“在想什么?”

霍澈问她。

“如果公司在这里经营不下去,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城市继续?”

向暖突然问了一声,问出来后才诧异自己问错人,不自觉的就看着他,已经来不及掩饰,索性就明目张胆的与他对视着。

霍澈半眯着凤眸:“你想走?”

“不!我只是在想工作的事。”

向暖很坚定的回他。

“换个城市继续经营你们的公司,这就是你想的解决办法?”

霍澈又问她一句,将水杯放在茶几上,一只手搭在她背后,一只手拉着她的手,手指捏着她戴着戒指那只手。

向暖垂着眸看着他捏的地方,有点疼了,但是她还是只能告诉他:“是!”

“公司跟我,你选公司?”

霍澈又问她。

“我两个都要!”

向暖眼睫动了动,几秒种后仰首望着他说起。

霍澈便也直直的看着她,两个都要?这贪心的女人!

“那就留下来,你刚创业的时候有多难,现在又有多难?就当成是一种磨练。”

“你都知道了?”

说道这里,向暖总算回味过来。

“小暖,我可以帮你,为什么你总记不住?”

他握着她的手问她。

他可以帮她?

是啊!

他可以帮她的。

“我只是怕你帮不过来!”

许久,向暖回他。

他难得叫她一声小暖,叫的她心里湿漉漉的,但是他可以吗?为了她跟霍家撕破脸,他自己压力也大,他们之间,一个人来承受那些压力就好了,她不希望两个人都累,那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个人不是更自在?

所以他们之间,一定要有个人是幸福的。

“在霍家,纵使他们不情愿,但是最后拿主意的,还只能是我,除非我父亲想要公司到别人手里,否则,他们都不能拿我怎么样,明白吗?”

霍澈低沉的嗓音给她解释着。

向暖静静地听着,不自觉的心里就有些闷闷地。

“我一直在等你跟我开口,不管是向励的事情,还是你公司的事情,但是你接了温之河的电话便立即去公司找他,一个字都不跟我提,还有向励的事情,你去找吴秋曼,找我父亲,却唯独不愿意跟我提,你不会不知道我才是那个肯不需要回报就帮你的人。”

他太严肃,太认真,以至于听他说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是在一个深渊里。

“不需要任何回报吗?”

向暖忍不住娇嗔的看他一眼。

霍澈突然就笑了笑,不过眉眼间可见的严肃:“当然还是要一点甜头的。”

他拉着她的手,像是要将她的手拉到他身上去。

向暖沉吟了声:“霍澈,我给你添了太多麻烦了!”

“我要跟你度过余生,便坐好了承受所有麻烦的准备,相信我好吗?”

向暖望着他,迟迟的说不出话来。

“或者我该求你,依赖我些行不行?别再做个什么事都自己承担的女强人,即便你在外面再怎么要强,可是到了家里,我就是你的依靠,是你可以靠着肩膀去抱怨,去生气的那个人。”

他看着她,看的她泪眼朦胧。

向暖不想哭,她想笑,可是没有笑到好处,她只能到他怀里去,让他别看到自己这么蠢的样子,嗓子却不自觉的沙哑了:“霍澈,我不想这样!”

不想做个没用的,什么事情都要交给你去解决的没用的女人。

可是最近,她越来越发现她没办法。

孔玉林是他帮忙弄走的,霍家是他帮她出气的,向家那边也是他一直站在她身后替她做主,自从两个人结婚后,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用,她特别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不想依靠吗?

只是这些年见多了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才会有了那种,只有靠自己才能屹立不倒的信念。

而这种信念一旦树立,是很难再改变的。

脑海里突然闪现过那一幕,他抓着霍星让那位余少爷道歉的画面,他现在说让她依靠,可是他知道未来他还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吗?

其实不然!

谁都不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什么!

“还想要生宝宝吗?”

霍澈突然低头问她一句。

向暖听后不自觉的抬起眼来与他对视,只见他的眼角带着笑,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将她横抱了起来便走。

有那么一刻,向暖心跳如雷。

之前一提到宝宝,他总是兴致不高,但是这次,他竟然主动提起。

向暖觉得,那晚第一次也没有这么紧张的,就连后来,每一次,她都不曾这么紧张过,心里怕的要死。

好像他们不是要生小孩,而是要上战场,这场战争,很可能会是九死一生,灰飞烟灭。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直到最后累的奄奄一息,她也只是瘫在那里用力的喘着气。

——

之后霍澈给向励打了电话,并且在向励伤好的差不多之后带他一起出席了一些活动。

如思问向暖:“喂,你知不知道你老公带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去应酬?你是打算让向励跟着你老公混了?”

“没有啊!霍总只是带他见见世面吧。”

向暖低声说着。

如思不太信任的看她一眼,不过随即想到之前向励一直在做游戏但是过的很不顺,便也就猜的八九不离十,然后又悻悻地笑着看着向暖。

向暖被她那眼神看的有点紧张:“干嘛那么对我笑?”

“嘿嘿!你还记得顾云北吧?”

如思突然提到。

这样一说,倒是很久没有顾云北的消息了,他最近也没出新歌。

“他自己开了个公司,今天开业,我给他送了个花篮。”

如思说道。

向暖觉得他们娱乐圈的人,互相送个花篮也没什么呀,点了下头:“挺好啊!”

“嘿嘿!我用的是咱俩的名义。”

如思又笑嘻嘻的对她说到。

向暖……

“那什么,毕竟你们俩曾经也那什么过嘛,他说你很伤他心的,所以你送个花篮给人家也没什么嘛,对吧?”

如思谄媚的对她眨着眼,说话又特别讨巧。

向暖无奈的叹了声:“对!”

送个花篮而已,真的没什么。

但是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向暖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着顾云北三个字,她还没等吃惊,如思却惊呆了:“我靠,这家伙怎么这么快打电话给你?”

向暖正在想要不要接,如思又一句:“这家伙是不是对你旧情难忘?开免提,我也要听。”

向暖……

于是乎,如思替她接了电话,在桌上放着,免提。

“小霍太最近过的可好?”

电话里的声音很温润,让人听着还算舒服。

向暖看了如思一眼,见如思那么急不可耐便回了句:“还行!”

“最近你的风头都把我们这些娱乐圈的人给盖过去了,说真的,要不然你出道吧,我亲自捧你,我保证你肯定能火过什么如思青栀的。”

顾云北自己坐在办公室里,多少有些落寞孤独,其实外面很热闹的,只是他不太喜欢热闹。

向暖听后笑了笑,因为如思的脸都黑了。

“那就算了,抢人饭碗总是不太好的,听说开了公司,发财别忘了我们啊!”

“那还用说,发了财先把你从霍总那里买回来给我当奴隶”他说完静了静,突然认真下来:“花篮我收到了,谢谢!”

向暖……

突然这么认真的聊天,让她措手不及,而旁边的如思却忍不住切了声,也正是这声切,顾云北有点回过味来:“你跟如思在一起?”

“是啊!花篮就是她以我的名义送的,要谢你还是谢她吧,我刚刚知道你开公司的事情。”

向暖便就驴下坡把实话跟他说了。

顾云北无奈的叹了声,笑起来:“这女人,我就说你怎么会那么有心!”

话里话外都带着落寞。

向暖没再说什么,倒是他又说:“不过向暖,你现在过的不幸福吧?你为什么还在那个不幸福的地方?”

向暖被他突然的问题给搞的有点懵。

“你是个独立自强的女性,为什么要活在那种重压之下?那位霍老板真的有那么好?让你为了他被那么多人嘲讽羞辱?我听说你前阵子还在街上被打,向暖,你是真的爱他爱疯了吗?”

顾云北实在是不理解向暖到底怎么回事,她之前明明那么分得清的人,怎么突然就变了个样子,他都快不认识了。

还是说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向暖,跟现在那个小霍太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顾云北挂了电话后向暖也许久回不过神来,倒是如思,忍不住嘟囔了句:“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就胡说八道,早知道不给他送花了。”

向暖笑说:“他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

如思看向暖一眼:“哎呀,反正你别管他说的,他这人潇洒惯了,以为我们都该跟他一样呢,我们只是想有个家就那么难吗?”

向暖听着如思的话不自觉的就盯着如思看,原来一向说要活的潇洒的如思也是渴望有个温暖的家,说什么徐总就是她的长期饭票,其实,心里却并不全然是这样来的。

那自己呢?

家?

是的!自己也渴望有个家,有个,跟霍澈组成的家。

其实如今,这不就是他们俩组成的家吗?

她看着家里的一切,所有的东西,以至于后来他们去商场逛的时候买回来的每一个小物件,那些个东西上,全都是他们的记忆,不就是家吗?

门响了,她还没回过神,金姐跑过去开的门。

“这是向小姐家吧,我是繁星点点花店的店员,这是送给你们本周的花。”

金姐听着,忍不住往里看了眼。

“收了吧!”

向暖回了声。

金姐这才收下花,抱进去后找着向暖:“太太,要放到花瓶里吗?”

向暖点了下头:“嗯!”

“繁星点点?霍星一直给你送花吗?”

如思好奇的问她。

“嗯!免费的。”

向暖点着头,不忘说出这个事实。

如思心想你缺这几百块啊,不自觉的就对金姐说:“金姐,扔掉吧,插什么花瓶啊?”

金姐有点拿不定主意。

“扔掉做什么呢?花又没罪。”

向暖反问了她一句。

“你就这样,明明不喜欢她,干嘛还非要勉强自己,搞的好像自己什么也不在乎,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真的不在乎吗?”

如思差点就要去戳向暖的心窝子。

向暖没说话,如思不明白这件事,但是她自己是懂的。

“我有点累,想要睡一觉,不管你了!”

向暖说完从沙发里起来便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跟金姐说:“养起来就好,以后也是,凡是她送来的,你就养起来。”

“是!”

金姐也弄不明白怎回事,但是她知道,向暖说的她得听。

如思气呼呼的走了,回去后就跟徐毅成打电话抱怨:“老向最近好像疯了,她连霍星送到家里的花都让金姐养起来,我让她扔掉她竟然赶我走,哼。”

徐毅成在霍澈的办公室里喝茶呢,听着自己老婆大人跟自己抱怨,便忍不住提醒她:“要不然你们俩绝交吧?你要是不愿意再看到她,我们就搬走。”

反正生孩子之后也是要搬走的,这地方显然是太小了,容不下一家三口。

如思一听却不乐意了:“喂!你不劝架,怎么还挑拨离间呢?我有说要跟老向绝交吗?还搬走,要搬你自己搬,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徐毅成还没等解释,她已经挂断电话,无奈的看了眼刚开完会回来的男人:“又是因为你老婆挂了我电话。”

“难道向暖没因为如思挂过我电话?”

霍澈反问了一声,将外套扔在一旁,在沙发里坐下,疲惫的叹了声:“不过这次是因为什么?”

“据说是因为霍星往你家里送花,向暖全都照单全收了。”

徐毅成回应。

霍澈想了想,然后倾身去看着徐毅成,特别认真的问他:“如思会不会因为别的女人跟你翻脸?”

“那还用说!”

徐毅成心想,她还少了?

“向暖就不会!无论是霍星,又或者别的女人,她都不会。”

霍澈气呼呼的靠在沙发里,多久了?她总这样。

徐毅成望着他:“那你什么意思?在等她跟你翻脸?”

“那天霍星被余家少爷骚扰,我去打抱不平,我以为她会很生气,结果你知道是怎么样吗?她竟然没事人一样对我笑,这些日子,各方压力全都扑面而来,我每次回到家,她只字不提,只跟我儿女情长。”

霍澈越说越郁闷,他简直怀疑那女人的用心。

“要是她像是霍星那样能缠人,估计你也看不上,不过以她的脾气会这样对你,不也很正常吗?”

徐毅成反问他。

“正常?是应该很正常,可是一对新婚夫妻,做妻子的竟然不会吃醋,你知道这算什么吗?”

“……”

徐毅成没回答,他看得到霍澈心里的火有多旺。

“只要她一句话,我什么都可以替她做,可是她说她做不到,她说她不想这样。”

霍澈说着说着,又沉吟了声。

徐毅成看他那样,想了想还是对他说:“她那样的家庭,造就了她就是那样的人,你一开始就该清楚的。”

“我清楚的是作为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肯定会比一般的女人都冷静,都努力,但是我怎么会清楚,她在感情的事情上竟然也这么冷智?”

“那如何?分手?离婚?”

徐毅成看他气成那样,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想。

霍澈……

“离婚你又不舍的,不离婚你又生气,你到底想怎样?”

“总有个人能改变她。”

霍澈不服气的嘟囔了句。

徐毅成眉头挑了挑,他努力的想着霍澈嘴里那个人,但是他发现,他想不到。

“如果说温之河八年的相处她都没变过,你跟她又好几年她还没改变,那么,还有什么人能让她改变?下个跟她结婚的男人吗?”

“你以后会知道的。”

霍总心里又开始下棋了,只是他现在还在绕弯子。

徐毅成拧着眉头,他有点不喜欢这么绕弯子的霍总,这就像是有个人给你了一份礼物,但是你要去拆的时候他又说,等我死了再拆吧。

徐毅成想了想,他的事情暂时不管,说自己的事情:“我打算如思生产完就搬出去了,这个地方毕竟小了些,不适合我们常住。”

霍澈这才把自己的事情抛到一边,看着他没说话。

“她是一个演员,住在市中心很容易被发现的,何况有了孩子,孩子也需要常常出来透透气,所以……”

“你打算搬到哪儿?”

霍澈没让他继续找借口,只问他打算。

“就市南那栋房子吧,里面原本也是买下来结婚用的。”

“那你这一搬走,这就算是对外公布了。”

徐毅成笑了笑:“本来圈内人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说的也是,去了那边我们继续做邻居。”

霍澈想了想,扔下一句,然后又拿起来外套往外走,徐毅成问他:“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还有个会,就不陪你了!”

这两天他忙的要死,实在是没空玩乐了,若不是知道徐毅成来找他,他本来要直接赶去开会的。

霍澈走得急,徐毅成却是坐在那里想了良久,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离开后他给如思打了个电话:“不用怕搬走会寂寞了,向暖还是你邻居。”

一个人困惑,不如两个人困惑。

只是这下如思是真的懵了,向暖也会搬过去?

徐毅成给向暖也买了个房子?就在他们新房的旁边?还是?不不不,难道是霍总也要搬?

可是为什么呀?

霍总不是说住这里距离公司近什么的吗?不是说不喜欢住什么大房子吗?

而且他们夫妻两个而已,搬那么大的房子要玩捉迷藏吗?

晚饭前向暖听到门铃响,便去开门。

金姐在煮饭,出去的时候看到向暖已经到门口了,便又回了厨房。

向暖一开门便看到一大束玫瑰在眼前,最起码也有几十朵吧。

她看不到玫瑰花后面的人,但是不知道是谁送的花,她惊讶过后便抬手将那些话随便压了压,然后渐渐地看清了对面的人。

霍总!

幽暗的眸子就那么直直的,撞入她的眼里去。

向暖憋着一口气木呐的与他对视着,也是一眼万年。

他好好地,怎么会拿这么一大束花回来?

“你干嘛呢?”

向暖问他。

“最起码应该先接过去吧?我从外面抱这么一大束花回来,已经够引人注目了,请让我卸下这份重担?”

向暖……

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还真的就伸手接了,不过她只能用抱的,满满的一怀抱。

霍澈看着她抱着花,顿时心情就好了很多,进门后轻轻将门带上,又看她:“今晚吃什么好吃的?”

向暖跟他往里走,在他背后嘀咕:“金姐在煮,我还没看。”

霍澈心想今晚又吃不到老婆煮的饭了,不过也罢,老婆那双纤纤玉手,可以用在别的地方也不错。

进了餐厅后,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大束百合,他轻笑了一声,转眼睨着向暖:“我看这个花瓶装玫瑰就不错。”

向暖……

“家里还有别的花瓶吗?金姐,帮太太把花儿都养起来,这些百合都扔了吧。”

霍澈说完便又转了身,也没理向暖,从她身边直接走了。

向暖还抱着那么一大怀抱花,忍不住转头去看他。

他到底突然搞什么鬼?

买这么多玫瑰花回来不是送她?只是当摆设的?

那为什么要扔百合?

将那些花好不容易放到餐桌上,她便跟了出去,霍澈在换衣服,她站在门口:“你买花来不是送我的?”

“当然是送你的,不过全家的东西都是你的,包括我,所以……”

他解着衬衫袖口,一扭头竟然就看到他眼里,有些失落的星光,不自觉的就闭了嘴。

向暖站在墙边,两只手放在背后,轻轻地压在墙上,看着他一会儿才嘴角扬了扬,低声问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霍澈问了声。

“为什么突然这样?突然买花回来,要送也不好好的送,可是要是不愿意送,我也不会为难你啊。”

向暖想不通,他干嘛突然这样,像是施舍一样。

霍澈便又看她一眼:“向暖,你以为我是为了哄你高兴才送的玫瑰吗?”

向暖不解的看着他,只听到他低着头又说了句:“路过繁星点点,便进去看了看,她们正好剩下这些。”

向暖……

他想要伤她的心,还真是挺容易的。

向暖听完后便没再说话,只是默了默,然后转头就木呐的离开了。

晚饭的时候他看着桌上的百合换成了玫瑰,心情好了许多。

只是身边的人却一直沉默着不说话。

连金姐也发现他们俩今晚不太对劲,便没打扰,给他们准备好吃食便上楼去打扫了。

霍澈转眼看向暖,她自己默默地吃着饭,也不理他,不自觉的就被她气笑了。

“你能不能多给我点情绪?”

“……”

向暖眼睛都没抬一下:“来大姨妈,做不出你喜欢的表情。”

她说着便继续低头吃东西。

霍澈……

大姨妈怎么又来了?

这么快就一个月吗?

霍总表示很惆怅,原本还想着今晚可以再表演下昨晚没玩腻的游戏。

现在她这样,他只能作罢,吃饭前低喃了一句:“小区旁边刚开了家花店,虽然是搞活动,但是是想着你会喜欢才买的。”

向暖转头看他,简直不敢置信。

他刚刚说在繁星点点买的,现在又说是在小区门口刚开的花店买的,那他刚刚是撒谎了?为什么啊?

她刚刚那心啊,就像是放在火炉上烤着一样,可是他突然又这样说,她现在那颗心在火炉上蹦来蹦去,却怎么也难逃烫伤。

“想着你可能会吃醋,没想到……”

他自己说着说着突然叹了声,这玩笑开的,两个人都有点食之无味了。

向暖听完后更是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你……”

要被你气死!

这句话终于没说出来,她放下碗筷,气呼呼的便离开了。

真没见过他这样的,这样害她伤心了一顿,然后说只是为了看她吃醋,他怎么能这样?

一向都那么严谨的男人,哪怕是有时候有些大男子主义,她都觉得没什么,毕竟人嘛,谁还没点幼稚的童心,可是这样耍她就是他不对了。

就算别人不知道她有多不喜欢他跟霍星亲近,他自己不会不知道的,他们曾经吵架的时候她就控诉过,他是忘了她已经吃过醋了吗?还是觉得她吃醋吃的不明显?难道非要她钻进醋缸里去,他才觉得那是吃醋?

向暖回到房间便把门给重重的关上了,楼下的人都能听到那声巨响。

霍澈只能摇摇头:“果然姨妈期脾气比较大。”

不过本来就来了大姨妈,又不好好吃饭,突然心生后悔,这样她大概会身体不舒服,想了想,只得赶紧的起身往楼上跑。

向暖握着手机正在看新闻,手机响了声,她一抬眼看到是微信,打开一看。

“老婆大人,姨妈期不能饿肚子。”

不理,继续关了看新闻。

“小霍太,你老公已经后悔万分,恳请你下来吃饭。”

“这样吧,让你老公进房间,然后跪下来恳求你下楼来吃饭?”

“再不回,我就闯进去了!”

最后一句发完,不待向暖想明白,门已经应声而开。

向暖抬了抬眼,然后又生气的低了头看手机:“谁让你进来的?”

“我是听到你叫我进来我才进的。”

他双手放在背后,捏着手机慢悠悠的往里走,走到床边后腿轻轻地碰了碰向暖的膝盖,也不说话,只待她抬头看他。

向暖却故意扭着身子不理他,刚刚把她耍得团团转,这么会儿就想哄好她?门都没有。

“还生气呢?为夫错了!”

他慢慢蹲下来,幽暗的眸子扬起来看着她,诚恳万分。

向暖稍微抬眼便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给擒住了视线,不自觉的问他:“你霍大老板怎么会有错?”

“这几天有点忙,不过我记得我每晚都有努力讨好夫人的。”

霍澈抬起一只手捏住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这几天他们俩甚少交心,不过有件事他每天晚上都是坚持做的。

向暖听后不自觉的就又与他对视着,但是却不发表意见了。

男人心啊,她真的可能一辈子都搞不懂。

“小肚子有点凉。”

向暖叹了声,缓缓的捂住自己的小腹低喃了声,脸上倦意突起。

“我去帮你把汤端一碗上来喝,总不能肚子空空的睡。”

霍澈说着,其实心里想着等下跟国外的视频会议取消了,先来陪她睡觉。

向暖听着只低喃了声:“别喝汤了,让金姐帮我煮一杯红糖水。”

“好!”

霍澈答应着,看她躺下后便给她盖了盖肚子,出门。

出去后霍总不自觉的叹了声,刚刚是不是差点吵起来?

不过剧情突然逆转,只是小霍太竟然肚子凉,便立即下楼去。

“霍总,太太还下来吃饭吗?”

“吃的,我亲自来,你下班吧!”

霍澈吩咐了一声,金姐有点不太信任他,不过当老公的要给老婆干活,她也不好阻拦,便点点头走了。

怎么说也是这么大的人,应该也不至于把人给毒害了。

金姐这么想着才忐忑的走了,霍澈便开始给她煮红糖水,其实这件事他给她做过几次,现在还算顺手,想了想,查了下度娘,加了一颗鸡蛋进去,红糖鸡蛋水,完美。

向暖来大姨妈的时候有点昏昏沉沉的很容易入睡,等他端上楼的时候她便睡着了。

其实刚开始说自己肚子凉,只是怕自己气糊涂了要跟他吵架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情绪这么不受控制了,这么容易跟他生气,跟他吵架,但是之后想想,就觉得自己该克制住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霍澈再回来的时候她压根不知道。

只是霍澈站在旁边端着那碗红糖水看着她,有点无奈,低头看看自己在碗里加的那颗鸡蛋,他的爱心,她吃不到了呢。

后来给她找了以前没用完的暖宝宝悄悄地给她贴在小腹上,然后才关了门,开视频会议。

吴秋曼跟公司的几个高层吃过饭,这几个人便开始为难他,霍澈甚至不知道吴秋曼什么时候跟那些人关系那么好的,霍宾白竟然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国外的负责人被逼的想要辞职,立即就有高层举荐了一位新人,今晚这场会议,便是未辞职的那位跟被举荐的那位一同开的,霍澈看了会儿,有点头疼。

——

那天霍宾白跟吴秋曼去医院复查,在过道里遇见了徐国丹,徐国丹见到他们后也是一怔,随即便打了个招呼:“宾白,秋曼你们俩谁生病啊?”

“国丹啊!秋曼前段时间不是伤了腰嘛,来复查的,倒是在这儿遇上你了。”

霍宾白很客气的打着招呼。

“国丹还在医院呢?”

吴秋曼便淡淡的问了声,她不是太喜欢徐国丹这种看上去就很强势的女人。

“啊!是啊!对了,你们儿媳妇怀孕了吗?”

徐国丹也不太想跟吴秋曼说话,便主动跟霍宾白提起这事。

“这我倒是不知道,怎么,他们俩又找过你?”

霍宾白一听这事倒是有点着急。

“那倒是没有,连我侄媳妇现在都不找我了,自己跑去妇幼做检查,我还是从别人那里知道,你这儿媳妇更不可能来找我了,就是上次来的时候说自己坏毛病有点多,担心自己生的宝宝不健康,我跟她说没事的,你也是得这么说,别给那孩子太大压力了,看得出来她很紧张。”

徐国丹便站在那里多说了几句。

霍宾白听后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行!”

“不会是不能生吧?毕竟以前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吴秋曼便低喃了一句。

徐国丹跟霍宾白都诧异的看着她。

吴秋曼这才意识到这话人家都不喜欢听,便又说了句:“我是说她以前工作那么拼命,说不定身体真的有毛病,有毛病就查呗,你们俩那么看我干嘛?”

这场交流不欢而散,回家的途中吴秋曼还嘀咕:“别怪我没提醒你,她那么急着要孩子,可能就是想要拴住阿澈的心,还有整个霍家的心,这女孩子太有心计了,一计不成又来一计,不过先不说她流产的事情,就算她没流过产,以前她豁出命去的给人陪酒,这身体能好了?听说她还嗜烟如命,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少女人生出畸形的小孩都是因为以前的习惯不好。”

吴秋曼看着霍宾白的脸色有点牵强了,说话便也缓了很多。

霍宾白听完后沉吟了一声:“你还是少说这些吧。”

吴秋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心想,说也不能说了?

霍宾白却不是不忧心的,只是父子俩一谈这些事情,总是谈不到好处,那天下午霍宾白到了霍澈办公室,他刚休息的空,霍宾白就跟他说:“别的你可以不考虑,但是你们俩要孩子之前还是先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万一现在不合适要,也别急于一时,毕竟……”

霍澈听他说了一大堆,疏离又陌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得不提醒:“生孩子这件事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真的出现畸形儿,那也是我的责任占大半,您没理由全都赖在向暖身上。”

喜欢婚后忽然得宠请大家收藏:(www.dzzzw.com)婚后忽然得宠电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 - 婚后忽然得宠全文阅读 - 婚后忽然得宠txt下载 - 清风恋飘雪的全部小说 - 婚后忽然得宠 电子中文网

猜你喜欢: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天师不算卦PUBG世纪网恋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我是一个没感情的上司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重生之鸡毛蒜皮暗恋无法好转时意维纳斯之吻深深杜昇的选择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每日一表白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大佬我真的只想报恩丝丝入骨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美人为馅白莲花,滚粗!逃婚奏鸣曲国民哭包[重生]我在豪门敛财百亿一禽定音碎玉投珠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完本推荐: 红楼之公主画风不对全文阅读十二事务所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寻找胎记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一诺千金全文阅读世嫁全文阅读一卦难求全文阅读初恋选我我超甜全文阅读农家恶妇全文阅读包子造人计划(网王)全文阅读呀!我心里有鬼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网游之恩宠[全息]全文阅读重生攻略手札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九死成仙[重生]全文阅读流光十五年全文阅读完美爱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纨绔天医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天下第九大医凌然我成了富一代一卡在手汉阙帝妃临天沧元图九天神皇替天行盗韩四当官觅仙道太初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闺色生香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雁影青芒天降我才必有用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永恒圣帝猎魔烹饪手册攻略小社会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氪金成仙超脑太监男神投喂指南重生似水青春我和二哈共系统

婚后忽然得宠最新章节手机版 - 婚后忽然得宠全文阅读手机版 - 婚后忽然得宠txt下载手机版 - 清风恋飘雪的全部小说 - 婚后忽然得宠 电子中文网移动版 - 电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