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中文网 >> 以牙之名 >> 第113章 无疾(上)

第113章 无疾(上)

展护卫最近几日走路都带风, 因为领主将十分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

燕京领地被单独划列出来, 与其他领地不再通用证件。以前因为是含山氏的领地,有些在含山氏办的手续这里就可以免去,现在不可以了。每一个来到燕京的血族都必须提前报备, 十六氏则被列为拒绝往来户, 如非必要, 十六氏人不得踏入燕京地界。而这个“必要”, 取决于燕京领主认为是否必要。

罗恩还没回来,展护卫忙成了快乐的陀螺。

所以, app里的骑士任务, 又变成了定向的。

【骑士任务:给受伤的领主洗一盘水果, 奖励100积分, 是否接单?】

【接单成功,骑士要求附加一个亲亲做小费。】

“老头子糊涂了, 完全听那两个洋鬼子的……”客厅大屏幕上,显示着狄家代家主狄桦疲惫的脸。因为老爹的骚操作, 家族内部出现了动乱, 这位宅男被逼得断更了好几天,焦头烂额,“我已经被读者骂成狗了,再不恢复更新, 伟大的网文事业就会毁于一旦。”

司君穿着宽松的睡衣斜靠在沙发上, 吃着夏渝州给切好的水果, 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

“所有十六氏的通行证, 都得我亲自跟你确认,你这是要我死啊,”狄桦向司君展示自己刚刚掉下来的一撮头发,企图引起他的同情,“别的也就算了,我侄子下个月要到燕京去参加自主招生,这个你得给过吧。”

“狄厉吗?”司君回忆了一下,那孩子暑假还在燕京玩耍,傲慢无礼、对夏渝州态度恶劣,“叫他考别的学校,不要来燕京。”

狄桦:“为啥?”

司君:“我不喜欢他。”

狄桦:“???”

如果现在截图,狄桦的表情足可以拿去做表情包,配字就是【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是有的,血族的领地里,领主说的就是王法。

连续几个都不批复,狄桦也没脾气了,索性把通行证的事扔到一边开始闲聊:“你往后有什么打算,真一辈子不出燕京了?要不还是把小默给我养吧,年轻人需要出去看世界……”

司君抬手准备挂断通讯。

“哎哎,”狄桦赶紧阻止,“最后,最后一个问题!听说白家把第四块碎片也给你了,老头子那俩洋犬叫得嗷嗷的,声称如果修复成功世界就要毁灭啥啥的。所以……什么时候能修好?”

白殊回去之后,悄悄将白家收藏的那块残镜快递给了司君。古极欣喜若狂地捧着四块碎片就闭关去了,打包票定会把镜子修补好。

夏渝州瞧见狄桦那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就想笑,忍不住逗他:“那镜子里面的力量非常强大,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都找不出修补头绪。”

“叮咚!”

正说着,门铃响了,夏渝州趿着拖鞋去开门,瞬间冲进来一只蓬头垢面的古少主:“修好了,主子,我修好了!”

狄桦伸着头想越过摄像头的边界看,司君果断挂掉了通讯。

“这么快啊!”夏渝州很是惊讶。

“是的,”古极咧嘴笑,长刘海下的死鱼眼熠熠生光,“多亏了是我修,要是给我们家其他人,指不定就修坏了!”

“不愧是当世最强炼器师!”夏渝州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得到夏渝州的夸赞,古极高兴地一跃而起,试图来个倒挂。奈何司君这个公寓的设计过于现代化,别说房梁了,客厅中央连个吊灯都没有,全是隐藏起来的灯带。只能原地翻了个跟头,尴尬落地。

好在没有人注意他的行为艺术,夏渝州已经捧着镜子跟司君挤在一起研究了。

几日前,还是四片无法粘合在一起的碎片。破碎的黄铜片历经风雨,接口处都磨圆了,怎么拼凑中间都有缝隙。如今,那些缝隙都被填满,平滑无痕,宛如新镜。

翻过来看,不仅镜面,就连外面的装饰也被修补完整。那简洁流畅的云纹,还有背面的刻字,都恢复如初。

“真是鬼斧神工啊,太厉害了。”

夏渝州用手指摩挲着上面的字迹,还来没来得及辨认,门铃又响了。

随手将镜子塞到沙发底下,按住试图起身的司君,夏渝州亲自去开门。不喜欢社交的古极,默默躲去厕所,顺道打理一下多日没洗头的自己。

“周小树,你怎么来了?”夏渝州很是惊讶。

“打你电话也不接,就直接过来了。”周树脸色有些不好,闷着头走进来。

夏渝州看一眼放在鞋柜上的手机:“昨晚给静音了一直没打开。”

“嗯。”周树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走到沙发区坐下,端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司君理了一下居家服的衣袖,坐直身体:“遇到什么事了吗?”

周树瞪了司君一眼,很是看不惯他这副“嫂子”嘴脸。夏渝州走过来踢踢他:“问你话呢,怎么了这是?”

“爸什么时候能联系上?”周树没头没尾地问了这么一句。

夏渝州顿了一下:“现在联系不上,你有什么事就问我。”

周树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她说,我亲爹是个怪物,跟咱爸认识。”

他这几天回来处理那个闹事的亲妈,得到了意料之中的消息,跟他妈结婚的那个男人,果然不是他亲爹。而他的亲爹,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见了。只是没想到,这位很可能是血族的亲爹,竟然跟夏爸爸认识。

“跟咱爸认识?”夏渝州吃了一惊,从小夏爸爸就说,他们家是最后的血族了,从没见跟别的血族来往。

周树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垂目,缓缓撸了一把头顶的红毛:“爸什么时候回来?”

夏渝州沉默了半晌,低声道:“爸回不来了。”

“什么意思?”周树猛地抬起头。

“字面上的意思,”夏渝州抹了把脸,破罐子破摔,“他去守天镜了,进去就出不来。”

在夏家老宅所在的山里,有一处旅游景点,名为“天镜”。那是两块天然的半圆巨石组成的悬空瀑布,水流平缓细腻相连,映在阳光下宛如一块天然的大镜子。

司君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谓的守天镜,显然不是在天镜旁边摆个摊子收参观费:“瀑布里有镜中世界?”

夏渝州点头,说出了一直以来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那块天镜必须活人进去守门。我们家世代都是守镜人,等我老了,也是要去守镜的。”

司君眉头狠狠跳了一下,下意识地握紧夏渝州的手。

夏渝州安抚地摸摸他:“哎,别慌,早着呢。”

“呵呵,呵呵呵呵,果然如此。”周树突然冷笑起来。

“果然什么?”夏渝州嫌弟弟笑得难听,伸手呼他后脑勺,却呼了个空,不由一愣。

常年任他揍的周树,忽然躲开了。

“我给了那个女人钱,她给了我一卷录像带。”周树神色木然,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方形盒子。是那种老式盒带,他费了好大劲才淘来一台古董录像机。那里面,是他的亲生父亲留给他的影像。

【小树,爸爸要去做一项伟大的事,不能陪你长大了。】

【夏渝州的爷爷,也是你的爷爷,他是给了爸爸第二次生命的人。】

【夏叔叔会代替爸爸照顾你的,小树要好好的……爸爸对不起你。】

那个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拿着旧照片给他指认“夏爷爷”“夏叔叔”“小渝州”,咧嘴笑得像个傻子,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那种傻子。

夏渝州瞪大了眼睛,这些事他是真的不知道。周树的亲生父亲,竟然是爷爷转化来的血族。那么,所谓的在医院里捡到被母亲遗弃的重病小孩,也是瞎扯淡。明明是夏爸爸一直关注着周树的情况,见他妈妈放弃,第一时间就把人抱走了。

周树把录影带装回包里,拉上拉链站起身:“我亲爹,是你爷爷初拥得来的儿子。他替你爸去守镜了,回不来了。”

夏渝州指尖微颤:“替……”

“没错,替!”周树突然提高了嗓音,双目赤红地瞪着夏渝州,“你们家拼命繁衍后代,初拥半种,就是为了有更多的人替你们守镜。”

夏渝州摇头,想要解释:“不是,小树……”

“别他妈这么叫我!”周树梗着脖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不肯流下来,“什么救命之恩,什么养育之情。你们家养我,就是让我像我爸一样,做个替死鬼。我只不过,是你们家的奴隶,仅此而已!”

“做奴隶不好吗?”古极扒着门框从洗手间里探出头,“那可是伟大的始祖种!”

“闭嘴吧你!”夏渝州感到一阵窒息,两眼发黑。

周树拽起背包,龙卷风似的冲了出去。

夏渝州抬脚就追,被大力甩上的门狠狠撞到了鼻子,“嗷”一声踉跄跌坐在地。

“渝州!”司君赶紧跑过来,抱着他查看伤势,“别动,我看看。”

鼻子被碰出血了,好在没有碰到牙。那颗脆弱的小血牙还在嘴巴上好好呆着,委委屈屈地探出个尖尖。

“呜……”柔软的手指触碰到鼻尖,一阵酸疼骤然从鼻腔传到了后脑勺,夏渝州的眼泪“哗啦”就流了下来。

“很疼吗?”司君慌了神,赶紧拿了纸巾给他擦眼泪,越擦越多。

“我不知道他爸爸的事,老夏根本没有提过!我只知道他是我弟弟,呜呜呜……”夏渝州哭得伤心,他一个根正苗红的现代社会好青年,哪里有什么奴隶什么替死鬼的想法。从小他只知道那是需要疼爱的弟弟,虽然总是打闹,但爸爸没了之后,周树就是他最亲的人。

司君抱着他,任由他把自己的居家服当成擦脸巾,蹭得满是眼泪鼻涕:“你家为什么要守着那面天镜?”

“老夏说没人守,世界就要毁灭,也不知道真假,反正每代人都是这么做的。”想想夏家这一代代的往镜子里填人命,最后还不落好,一群洋鬼子还要拔他的牙,好不容易养大的弟弟还反目成仇。夏渝州越想越委屈,哭得直打嗝。

司君轻轻给他拍背:“不如我们先看看无疾镜里的记忆,也许家里的事也能有答案。”

夏家的传承断了,夏爸爸仅有的那点知识,还因为顾忌着孩子的感受没敢说清楚,只能寄希望于先祖留下的这面虚镜。如果知道了天镜的前因后果,周树的事兴许能有不同的角度。

夏渝州洗了把脸,重新回到沙发区,三人围着那面古镜盯了半晌。

“无疾镜作为传家宝,里面一定记载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古极眼巴巴地看着,很想知道里面有没有关于自己先祖的记载。

司君点头,看向夏渝州:“开始吧。”

夏渝州:“……开始什么呀?这东西怎么打开?”

他根本不知道虚镜怎么看啊!

司君恍然,小声跟他道歉,拉过夏渝州的手指咬了一口,在无疾镜的背面滴了一滴。

夏渝州惊奇地看着那黄铜镜的背面,艳红的色泽逐渐侵染了繁复的纹路,显示出了上面阴刻的字迹,龙飞凤舞的“无疾”二字。

而后,再次将镜子转过来,原本一片虚无的镜面逐渐有了光亮。

“虚镜就像是一个平板电脑,相应的血就好比电池。血液里的能量有多少,就能支撑这画面放映多久,”古极尽职尽责地给夏渝州讲解,“咱家的这个更高级一些,只认夏家族人的血。我的血都没用……”

话越说越小声,因为无疾镜中的光亮越来越耀眼,远超过平板电脑放映电视剧的亮度。

“哇,这什么呀!”夏渝州惊呼一声,眼前骤然爆发的白光,将三人都吞没了。

再睁开眼,已经身处一片颇为原始的河滩上,乱石丛生,杂草没膝。

不远处有嘈杂的人声,三人便转头看过去,景象倏然拉近。竟是一群穿着古代粗布衣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一扎着红布的巨大箩筐里,绑着两个穿红肚兜的小孩,一男一女均哭嚎不知。

“说过多少次,不许活人生祭!”一名身着白衣的青年,清风似的从看傻的三人身上穿过去,拦在了村民面前。

“哇!”古极突然惊呼一声。

“你小声点!”夏渝州赶紧捂住他的嘴。

“不是,”古极挣扎开,“这不是简单的虚镜呈像,这是全息影像啊!啊啊啊啊啊!先祖们也太厉害了,那时候都能做出全息记录仪了!”

司君仔细看了看周围,抬脚走过去,凑到了白衣人的面前。

那张在梦中总是自动替换成夏渝州的脸,终于显出来真实样貌。只一眼,便明白了,何为银色诗琴弦上的月光。那是苍白语言无法描述出的美貌,是凡人没有资格触碰的谪仙。眼前这些愚昧、邋遢的男女老少,多看一眼都是对他的亵渎。

那时候的司家先祖,马鞍山侯爵,原姓斯图尔特的贵族骑士、吟游诗人——司南,显然也是这么想的。穿着与雕像上一模一样骑士服的侯爷,踢踏着马靴快步跑过去,在百姓与夏无涯起冲突之前挡在了中间。他那插着艳丽羽毛的大檐帽,与这古香古色的环境格格不入,很是滑稽。

“不得无礼!”司南牢牢按住一名壮汉试图推搡的手,将夏无涯护在身后,“这是国师大人!”

等这话说完,负责保护国师的侍卫们才匆匆赶来。没办法,两位老爷跑起来像飞一样,实在是跟不上。

百姓们不认识夏无涯,但知道国师,赶紧跪下行礼。

“大人,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近来瘟疫横行,听闻临县有人投童男童女入水,不久便疫情渐止。我们……”

“一派胡言!”夏无涯甩袖负手,露出了腰间通体莹蓝的宝剑,“临县的瘟疫是本座入水治的,与那活人生祭何干?尔等速速退去,瘟疫之事本座自会料理!”

有那一队凶神恶煞的带刀侍卫,百姓们自然是不敢多言,叩谢之后便带着逃过一劫的童男童女迅速离去。

河滩清空,夏无涯立在高处,看着缓缓潺潺的河水眸色冰冷。

“你还要入水吗?”司南用不甚标准的官话问他,眼中尽是担忧。

“不然呢?你替我去?”夏无涯撩起上唇,露出尖锐的獠牙。

“哦,亲爱的涯,不要冲我露血齿。”司南单手捂住胸口,脸颊通红。

夏无涯不理他,刺破手指在空中结印,弹指打到了河面上。那鲜血结成的繁复印记,就那么悬浮于滚滚河水之上而不散。夏无涯拔出宝剑,一跃而入。

不多时,清澈的河水中突然冒出了浓稠的黑血,又被罩在上面的血印封住,没有散落进河水。

“轰——”夏无涯一手提剑,一手提着张狼皮跃水而出。

“咳咳咳……”扔掉手中的皮毛,夏无涯以剑撑地,跪伏着呛了几口水出来。

司南赶紧去扶他,被夏无涯嫌弃地推开。从怀里掏出个银质外壳的火折子,扔给司南,叫他把血印封住的那团黑东西给烧了。

“你为什么要入水抓这些狼?把他们引诱到岸上不好吗?”司南烧了半天不得其法,自己也差点掉水里。总算烧完,再抬头,夏无涯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裳。

“这是狼妖的傀儡,”夏无涯用绢布擦拭自己的宝剑,“它们身上有狼妖的魔气,一旦散开就会引起瘟疫,必须在水镜里杀死。”

司南拎起那块湿漉漉的狼皮抖了抖,想放到火堆边,跟夏无涯换下来的衣服一起烤干,被侍卫无情拒绝。他这时候显然还没有封侯,只是个远道而来的洋人贵族,侍卫根本不把他当回事:“污秽的狼皮,怎可玷污国师的衣裳。”

好在他是个乐天派的吟游诗人,并不在意这些,并且觉得侍卫说得有道理。把狼皮扔到石头上自然风干,颠颠地跑到夏无涯身边坐下,掏出背后挂着的诗琴,轻轻拨弄琴弦。

简单质朴的音色,弹奏出带着异域风情的曲调,在这山野荒滩上,竟出奇地美好。

夏无涯轻笑:“你这胡琴虽小,倒也动听。”

“你喜欢,那真是太好了。”司南笑得牙不见眼,尽职尽责地为国师演奏乐曲。

夏无涯收起宝剑,单手支着下巴看他:“你有这手艺,不如去皇宫里当个乐师。跟着我,可没有升官发财的机会。”

“哦,亲爱的国师,我追逐的并不是升官发财,”修长的手指逐次划过琴弦,湛蓝的眼中满是星光,“吟游诗人追逐的是快乐,是故事。在这个国度,你是最值得我追逐的人。能跟我讲讲魔气是什么吗?”

天色渐暗,日落月升。

夏无涯伸手,有极淡的星光自天空落下,在他指尖环绕,莹莹点点煞是好看:“魔气是天地自然生成的,我们灵族就是与之伴生的,此消彼长。你今天烧的那些就是魔气凝结的秽物,魔气少了,人间就能少些灾祸。”

司南被这美景镇住,忘了弹琴。半晌不见夏无涯再开口,才回过神来继续演奏:“啊,我们那边,叫做血族。”说着,稍稍伸出个牙尖给国师看,而后又迅速缩回,耳朵红红。

“血族,这名字倒是直白,”夏无涯挑眉,似乎觉得会伸缩的牙很有意思,忽然凑近捏住他的下巴仔细瞧,“灵族是靠天地灵气生存的。血乃活物身上的精华所在,是天地灵气聚集最浓郁的地方,吸血其实就是吸取灵气。”

※※※※※※※※※※※※※※※※※※※※

啊,这段写完就太长了,分两章吧,先更上,我继续码

喜欢以牙之名请大家收藏:(www.dzzzw.com)以牙之名电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以牙之名最新章节 - 以牙之名全文阅读 - 以牙之名txt下载 - 绿野千鹤的全部小说 - 以牙之名 电子中文网

猜你喜欢: [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打脸成神系统[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你压着我隐形的叶子了红楼之开国风云九幽天后:倾世涅槃我就是这般好命疯狗加三第玖号当铺重明继焰照流年异世之完美下属重生之庸臣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我本闲凉人狐之劫我靠美食养猫在仙界发家致富逆天神妃至上[重生星际]异兽废柴杀破狼护妻夫君不迟到天官赐福窃香(快穿)奇婚[偶像剧]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大魔王娇养指南
完本推荐: 君九龄全文阅读苗小姐减肥日记全文阅读超级大脑(快穿)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老妖物报恩记全文阅读原配逆袭指南(快穿)全文阅读上船全文阅读失忆后我揣着陛下的包子和金库离家出走了全文阅读桃李满宫堂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海月明珠全文阅读冥帝的绝世狂妃全文阅读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全文阅读[火影]被调包的Boss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公爵的情书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全文阅读被天敌看上了怎么办?全文阅读听说我很穷[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妃临天超品命师我老婆是女学霸超脑太监炮灰重生后被大佬们团宠了万族之劫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宋先生你又装病极品全能高手人狐之劫盖世双谐海贼之手术大将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洪荒历斗罗之冰玉天鹅开局绿胖锤爆斗罗王者风暴承包大明圣墟带着系统做巨星海贼之逆刃剑豪1627崛起南海凌天剑神富贵锦绣末世英雄系统仙师无敌逆天神医妃末日终战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以牙之名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以牙之名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以牙之名txt下载手机版 - 绿野千鹤的全部小说 - 以牙之名 电子中文网移动版 - 电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