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中文网 >> 汉阙 >> 第521章 权变

“王式?那是何许人也。”

去石渠阁的路上,与任弘同车的张敞提及此人,任弘却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

“昨日列席于石渠阁中,骠骑将军忘了么?”

任弘无语,昨天全是戴着高帽子的儒生,名字都很陌生,他哪能一一记得啊。

张敞只好帮任弘回忆,说四家诗混战时,鲁诗那边除了韦玄成、鲁诗博士江公外,还有东昏侯——也就是废昌邑王刘贺的老太傅王式也被邀请来了。

张敞道:“王式乃是昌邑王刘贺的太傅,昌邑王因行淫乱被废,昌邑群臣因此下狱诛杀。王式也在被诛杀之列,廷尉责问王式,你是昌邑王老师,为何不进谏制止?”

“王式答道:我朝夕给昌邑王讲授《诗经》三百零五篇,那些教人做忠臣孝子的篇章,都是反复讲诵;那些描述无道昏君的篇章,我也痛心剖析,怎么没有进谏!廷尉以为有理,也免去了他的死罪。”

“而王式回家教授,其弟子沛县褚少孙等应博士弟子选,成绩甚佳,得到太常赏识,这次也将王式邀请来了。”

不过昨天多是韦玄成发言,王式倒是没太多话。

结果昨日鲁诗一派庆祝狙击毛诗成功的酒宴上,就出事了。

“鲁诗博士江公对王式心怀嫉妒,与王式起了口角,王式秉承《曲礼》不肯以客身份唱《骊驹》,江公遂大骂王式所学的是《狗曲》。”

“王式觉得羞耻,装醉跌倒,今早就走了,其弟子沛县褚少孙不忿,便跑到向京兆尹状告那江公有辱斯文。”

任弘道:“此事不该告到太常处么?莫非那褚少孙认识你?”

张敞道:“然也,褚少孙对史颇有兴趣,曾登杨恽家门,跪求借《太史公书》观看。”

“杨子幼借他了?”据任弘所知,杨恽一贯是眼高过顶的。

“借了,还夸此子有史家之才,我去子幼家时遇到过一次。”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韦玄成已经是列侯了,还是太中大夫,不屑于争区区博士之位。但江公却害怕王式抢了他的饭碗,加上王式也和他一样,在鲁诗之外钻研孝经,还有口碑不错的著述,所以江公才嫉妒不已。

“石渠阁之会还没结束,这就迫不及待开始内斗了,果然是儒生啊。”任弘摇头笑道:“更何况,彼辈就笃定毛诗败了?”

虽然解延年口头上不敌三家,但毛诗到底能不能位列博士,最后还不是天子一句话的事。

不过为了区区一个博士之位,这些“大儒”就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言,若为了一整个学派的地位和仕途?真不知会做出怎样疯狂、没下限的事来。

他说的就是公羊家。

“公羊派加人了。”进了未央宫来到石渠阁附近,提前来到此处的黄霸来告诉任弘这件事。

“公羊众人说,他们与榖梁本来各出五人,但榖梁却暗暗加了萧望之,不公平,故公羊也加了贡禹为助吏。”

琅琊人贡禹是王吉的老友,“弹冠相庆”这个成语的贡献者,乃是董仲舒的再传弟子,本来和萧望之等同属于“清流”,可这次关乎门派存亡,他也不得不坐到萧望之所占的榖梁对立面去了。

耿寿昌有些担忧:“将军,吾等不加么?”

任弘看了一眼跟了自己多年的弟子刘更生,他虽然个头没长,跟个小豆丁似的,但其聪慧才智让人赞叹,在钻研左传方面,已经青出于蓝了,真是捡了块宝啊。遂笑道:“不必了,我相信子政。”

“今日且看他,舌战群儒!”

……

贡禹今日不弹冠了,只静静坐在石渠阁中。

他是被严彭祖等公羊博士、弟子哭着恳求来助阵的,公羊派这几年青黄不接,对面出了萧望之这个通五经的名儒,他们自觉不是对手,琢磨着也只有贡禹能与之一战。

贡禹与萧望之政见相同,可今日分处不同学派,榖梁是想踩着公羊的尸体跻身朝堂,而任弘的左传一派亦虎视眈眈,公羊唯有自救。

上一次他们遭到挑战,乃是董仲舒与瑕丘江公的辩论,榖梁一派认为,是公孙弘的偏袒和江公口吃导致榖梁败北,可贡禹却明白,这不是主要原因。

他们公羊之所以能赢,是因为以学应术,恰逢其时,迎合了大汉和孝武的需求。

贡禹知道,孝武在给董仲舒的策问中,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三代受命,其符安在?”。

当时大汉立国七十余载,却尚未得到关东的普遍认可,长安对关东也十分防范,过函谷关跟去外国一样,七国之乱绝非只是几个诸侯的野心作祟。

故大汉急需确立正统,得到普天之下的认可。公羊派便能提供这种理论,过秦、宣汉、三统,这三板斧确立合法性,最后再通过更化改服色、历法,完成“新王”对旧统的继承。

“这便是公羊能赢的缘由。”

贡禹得回想起前师董仲舒等人在初见孝武时的抉择。

而另一边,落座的任弘也在看着公羊众人,他很清楚,当初的公羊派是激进的理想主义者,他们相信太平盛世是可以实现的,将希望寄托在孝武身上。

孝武也如此认为,他给董仲舒的策问中便说:“伊欲风流而令行,刑轻而奸改,百姓和乐,政事宣昭。”

为了实现太平理想,汉武帝得在自己帝王生涯内彻底解决匈奴问题。为断匈奴左臂而进入朝鲜,为断匈奴右臂而开河西辟西域,盐铁专营、算缗告缗等等举措,无不为了筹集军费。在这期间他还平定了南越、东越和西南夷。

巨大的成功使汉武兴奋不己,于是把一些应在太平盛世到来以后的事情提前,比如封禅、巡行,他不认为自己的扩张步伐太快,但帝国已经疲敝不堪。

所有正确的事情,同时去完成,就成了不正确。

到这时候,公羊儒生也对孝武失望不已,于是试图借天人感应,给皇权上一道紧箍咒。想通过对天命的解释,制约越来越疯狂的皇帝,但孝武看穿了董仲舒的把戏,他本人差点被杀。

这时候,三统说这把双刃剑就开始起用了。

当儒生对大汉充满希望的时候,三统论可以为刘姓的正统背书。但当儒生对大汉普遍失望的时候,三统论又可以成为论证汉家当亡的根据,睦弘、盖宽饶莫不如此。

皇帝开始发觉三统说的危险性,公羊若不做改变,恐怕会被黜落。

学术与政治是密不可分的,大一统已成,匈奴已残灭,九世之仇已报,《公羊》对汉家治术的两个重要支撑,此时已不再重要。何况《公羊》家对战争的态度,早就站在了天子的对立面上——他们的“尊王攘夷”只支持被动反击,对主动开拓极力反对。

这使《公羊传》成了既陈之刍狗,如今面临生死存亡。

但公羊派,还有最厉害的一招,从公孙弘、董仲舒处传承了下来。

“那便是……权变!”

……

萧望之的位置距离贡禹并不远,但今日他却惊讶地看着,平素也算刚正的贡禹,今日却像平津侯公孙弘一般,苟合取容。

在榖梁众人纷纷开炮,指摘公羊中有异端邪说,欲颠覆大汉社稷时,贡禹与公羊众人一起,拼命为公羊学说洗白。

比如将禅让说成“再受命”,孝武皇帝改制便是再受命.又言睦弘预言的汉天子禅以帝位,指的是孝昭当内禅于今上。

他们甚至用上了齐学擅长的阴阳谶纬,开始说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想要证明公羊派对大汉的忠诚。

先是贡禹献上一幅《春秋纬·演孔图》,说孔子得麟之后,有血书飞为赤鸟,化为白书,署曰《演孔图》。

贡禹大声念道:“孔圣没,周姬亡,彗东出,秦政起,胡破术,书记散,孔不绝。孔子仰推天命,俯察时变,却观未来,像解无穷,知汉当继大乱之后,故作拨乱之法以授之。”

而公羊博士严彭祖找来的东西更侮辱智商:“孔子作《春秋》、制《孝经》既成,使七十二弟子向北辰星罄折而立,使曾子抱河洛事北向,孔子斋戒,持缥笔,衣襦单衣,向北辰而拜,告备于天曰《孝经》四卷,《春秋》、《河》、《洛》凡八十一卷,谨已备。”

“天乃虹誉起,白雾摩地,赤虹自上下,化为黄玉,长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读之曰……”

那么刻文是什么呢?严彭祖提高了音量:“宝文出,刘季握,卯金刀,在珍北,字禾子,天下服。”

任弘差点没笑出来,好嘞,孔子成了带预言家,不仅知道未来将有个汉朝,而且还知道了未来的皇帝叫刘季。

孔子的十二世孙孔卬是越听越脸黑,难怪孔家会跟公羊派彻底闹掰,这群人胡扯起来没个下限的。

这已经不是孔子了,而是某位先知教主吧,任弘越听越觉得公羊家可以洗洗睡了。

但公羊家擅“权变”,随机应变能力确实强,眼看这些阴阳谶纬似乎没让皇帝露出笑容,贡禹咬咬牙,抛出了他们的最后一招,开始重提公羊派的核心理论:三世说。

《公羊》学把《春秋》十二公分为三世: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但从春秋真实的历史来看,“三世说”的诬妄显而易见。事实上春秋时愈降则愈不太平,政乱民苦无可告诉,礼乐也越发崩坏。

所以,这三世说不是给春秋准备的,而是要套在大汉历史上,来讨好皇帝。

贡禹说道:“如高祖、孝惠、高后时,内其国而外诸夏,乃是据乱世;孝文、孝景、孝武、孝昭时内诸夏而外夷狄,乃是升平世。”

“至于今上,昭至德,开大明,配天地,本人伦,劝学修礼,祟化厉贤,以风四方。匈奴为北藩,西域远夷之君内而不外,天下四至万里外,远近小大若一,可谓太平世也!”

谄媚之意溢于言表,但至此,刘询一直板着的脸才稍微松了松。公羊派求生欲果然很强,这三世说一出,他们起码多了一个被天子看中的点,应该不会直接被废除了。

任弘暗想,这公羊也是有可取之处的,这三世说,可不比榖梁那种越古越美好的理论强多了,只可惜沉寂多年。

再过两千年,才被号称“新公羊”的康有为等人和西方进化论结合在一起,成了“历史进化论”。

“应该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再退居二线。”

任弘心中暗暗笑道:“这三世说,现在是我左传一派的了!”

……

榖梁那边,萧望之等人倒是一愣一愣的,他们将注意力都放在左传上了,确实没想到公羊派求生欲如此之强。贡禹在几乎所有人的批驳下,硬是将大逆不道的“逼迫天子禅让”给圆了过来,保留了一席之地,看来接下来是三方角斗之势啊。

今日的辩驳才刚刚开始,天子让公羊停止鼓吹他们的三世说,会议进入下一个议程:论春秋三传异同。

按照学术讨论的规矩,先提出一个问题,三家学者给出不同的解答,最后由皇帝加以裁断。

出于公平起见,刘询没有让任弘、魏相来提,而是点了他身旁的太子刘去疾。

“太子,你挑一个罢。”

刘去疾才十岁,他模样和许平君很像,温顺而乖巧,他的教育是皇帝亲自抓的,先被苏武教了六年,如今苏太傅已逝,新的太子太傅尚未选出,但已经开始读春秋经了,只未涉及传。

今日哪家能赢,或许便能承接太子的教育。

刘去疾显然对儒术不太感兴趣,方才听得都快睡着了,也不知该怎么选,信手翻着手里的春秋经简牍,最后想了想后,指着首卷开篇,用稚嫩的语气问三家道:

“元年春,王正月,何解?”

就六个字,应该争辩起来也很快,这样能早点结束吧?嗯。

“完了。”

任弘有些头疼,这皇太子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深浅啊。

光这六个字,就足够让三家吵吵一整天,从白天到黑夜,看来石渠阁之会想两天结束,没可能了。

任弘不由摸了摸软软鼓鼓的肚子。

“有点饿了。”

……

PS:饿了,吃饭,第二章在0点前。

喜欢汉阙请大家收藏:(www.dzzzw.com)汉阙电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汉阙最新章节 - 汉阙全文阅读 - 汉阙txt下载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汉阙 电子中文网

猜你喜欢: 如意小郎君北宋闲王寒门状元乘龙佳婿庆余年皇族春秋小领主替天行盗明朝好丈夫隋唐君子演义凌云志异寒门枭士天官春秋我为王楚汉争鼎新世界征途大唐万户侯数风流人物唐朝小官人带着仓库到大明明朝败家子大宋超级学霸资本大唐承包大明宋时明月银狐
完本推荐: 长女全文阅读恭喜发财全文阅读有妖全文阅读小青鸾今天穿去哪里呀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全文阅读无路可退全文阅读于是我们在一起了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网王——七月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来自扶桑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你是谁全文阅读失忆后我揣着陛下的包子和金库离家出走了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奉子婚全文阅读无限觉醒之分裂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伯爵大人有点甜重生济颠也修仙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绝天武帝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氪金成仙我真不是学神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猛卒九天神皇盛宠之将门嫡妃篮坛紫锋第一序列老胡同万道剑尊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校园做学霸永恒圣帝家有悍妻怎么破乘龙佳婿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影后来袭:王爷不好混一品容华暖君仙宫不二臣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逆天神医妃

汉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汉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汉阙txt下载手机版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汉阙 电子中文网移动版 - 电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