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中文网 >> 马陵传 >> 42 文昌商议富贵事 七星夺取金银车

42 文昌商议富贵事 七星夺取金银车

诗曰:

紫微动缘七宿合,遍看龙虎踏山河。

洞庭湖内兴大浪,自在轻帆向晚多。

话说当时沈涛领着一壮汉也到马陵泊北山酒店,正撞着戴畅一行,以此共上山来拜见陈明远及众头领。待到聚义厅,雌罗刹王子怡闻说表妹前来入伙,亦从西山酒店上来相会,曹崇坦也与戴畅相叙师徒情分。沈涛本要先禀告那汉的事,那汉因见四女与山寨原有情义,拦住了,便让戴畅四个先说了平城县的事。众女见说,各诉心胆,正是天星合当聚会,自然相投。张妮、娄小雨、陈明远等见于娇不在,问她何处去了,戴畅道:“于妹妹只说晚几日再上山,别了我们往东去了。”张妮苦笑。戴畅又言单筱寒制硝法,大能作帮山寨贮藏鱼鲜,可去水军处。娄小雨叹气道:“好是好,只是水军暂且不在。”曹笑问那里去了,娄小雨道:“且听细说。”原来又是小张良姚雨汐不服娄小雨,欲要争功,求告陈明远,带上水军战船,袭杀满统华去了。娄小雨道:“那昏官是要剿除,只怕山寨空虚,反有祸事。”

戴畅又说青石山好汉一行,陈明远叹道:“如此豪杰,恨不得见上一面!”见沈涛与那汉在一旁久了,自觉失了礼,忙请问情由。沈涛道:“哥哥,小弟从东京回来,于山下道路口遇着此人,他言有要事相告。”陈明远见那人生的粗壮,便问道:“敢问好汉姓名,又有何事要讲?但说无妨。”那人道:“久闻陈明远都头大名,今日终得相见。小人姓吴,双名铣源,永州人氏,曾在军中任过斥候之职。只因一次误将假消息报了,被上头从军中赶了出来。前些日子住在荆湖地方,得知岳州洞庭湖处有一伙强人,占据洞庭山,此处可比梁山八百里水泊。那伙强人共有七个,各有能耐,都是惯通水事之人,如今受了官府意思,前来攻打山寨。小弟知山寨仁义,不忍见出事,故特来请报。”陈明远等人大惊,张妮赌气道:“却是姚先生争功好面,如今山寨没有些个水军头领把守,如何是好!”庄浩道:“贤妹休慌,我亦熟悉水性,可与孩儿们御守水泊。”

看官听说,那姚雨汐带兵去攻打满统华、艾大金两个,二人早就有心提防,互为倚仗,城池又有大河防护,须用水军。故姚雨汐调徐硕、刘涛、陈星、张航、缪宇飞、方海锦六个水军头领,前去厮杀。满统华庸碌无能,闻说马陵泊打破了江陵府,只恐早晚来寻仇,又飞书求艾大金相助。艾大金思道:“老爷又非当地官员,只借故走了,马陵贼人如何奈何得我?将来求大公子发兵灭了那厮们就是了。如今只须脱身。”转念一想,又道:“有了,听闻洞庭湖有群水贼,教其去厮杀。那满统华死活,与我何干!”遂派人使重金赠与洞庭湖好汉,更有言语挑拨,果然激的七人摩拳擦掌,都道:“好好好,那马陵泊莫不是三头六臂,敢欲撩拨我等!”为首的唤做操舵手叶子伟,发起兵来火并马陵泊。吴铣源离了大军,本无处安身,欲投洞庭湖,却不会水,从喽啰那打听得消息,又心慕陈明远高义,特此来报。有诗道这吴铣源:

斥候能排难万道,悬崖峭壁独周旋。

胆似伯约心明细,履绝如归吴铣源。

陈明远当时起身拜谢道:“幸得好汉前来!”又请沈涛道:“贤弟休嫌辛苦,速去寻姚军师撤军,回救山寨!”娄小雨道:“如此也须些时日,眼下只得我山寨头领齐心,会水的头领与庄兄卖力上前,方可等水军来救。”又问吴铣源道:“烦请吴兄可再说洞庭湖那一伙好汉备细,性情来历,均有大用。”吴铣源本是探子出身,又有心助马陵泊,思索一番,道:“且听小弟慢慢道那七个来历。”

看官且听,只说那荆湖北路鼎州治下有个武陵县,临近洞庭湖,县中有一条好汉,名唤汪文昌,平生只靠去洞庭湖打渔为生,也喜爱舞枪弄棒,更兼随身带着一张渔网,曾把青雕打下,故人都称他作落雕罟。又最厌官府中人,陆上也无房住,只睡在船里,待到官府收租时,其人架船而走,任凭官差叫骂,自家清闲自在。

却说五月三十这日清早,那官府之人又来收租,汪文昌自架船躲了,待官差散后,村坊狼藉,几个老汉道:“天杀的官府!没眼没耳的老天!那狗官只害我等,糟践了多少地方!”一面哭,一面骂。汪文昌也不言语,旁边也有人道:“还是汪大郎机警,早躲了,我要也有他操船的手段,也一发躲了,省的受此腌臜气!”又一个道:“你道是好的?知县早已下令,若是拿了他,定要枷号示众,告示还贴在村口上哩。”

汪文昌大步走过去,摸出一袋银钱,道:“这里有些块银子,你们且分了。”也不等老汉感激,自讨了斗笠,戴上走了。于县中左盘右转,至一处,进门也不打话,就到楼上一房间里,寻着一人便道:“哥哥好兴致,日上三竿了,还兀自睡。”那人朦朦胧胧,听到声响,见是汪文昌,忙从床上起身,也顾不上衣服,赶紧叫床上妇人回避了,尴尬道:“兄弟怎地知我在此处?”汪文昌笑道:“曹哥哥向来爱到此处,兄弟岂会寻不到?”这汉子是谁?他姓曹名峻烽,肤色稍黑,上唇一道青髭,自号暗影狼,一身本事,人近不得。曹峻烽道:“昨夜与陶兄弟多吃了几杯酒,耐不住火气,便来此间消磨消磨。不知兄弟有何事?”汪文昌斜眼道:“且去陶兄家说话。”

二人便下楼,方欲出门,只听身后虔婆叫道:“曹官人,这钱还未曾有。”曹峻烽道:“叫唤啥,老爷又不白玩你这的。”便去怀里摸银子。虔婆道:“不够,你与小翠睡觉是一夜,可今个的钱……”曹峻烽拍头,连道是是是,可惜人穷志短,摸摸索索,身上再没银子,那里能做好汉,与汪文昌支吾道:“昨夜吃酒用光了,兄弟处可有?借与我胡乱使使。”汪文昌也摸,口袋里止出两个铜子,曹峻烽见状,怨道:“兄弟你也忒不爽利了,如此丢丑。”汪文昌低声道:“你倒说俺。”那虔婆忍不住道:“你两个气煞老身了,往日也是有钱多时忘五撒七的,没钱了又这般不三不四,何不快叫那个姓陶的来。”汪文昌忍不住,朝那虔婆叫道:“便是白玩你的又怎地!先赊着,我兄弟二人有要事,若惹恼了老爷们,把你这窑子翻过来!”二人便走,唬得虔婆心虚连连。

只看二人转至城西处一屋子前,叩开门,迎面走出一条汉子,望二人道:“二位兄弟来了,快进屋相谈。”这人又是谁?姓陶,单讳一个鑫字,肚量宽如海,也爱刺枪使棒,绰号云霄鹫,年纪二十有一。曹峻烽与汪文昌进屋坐下,陶鑫便小心把门掩好,道:“汪兄弟,官府如今要拿你,听衙门里道,要与你个通贼的罪名。”汪文昌道:“我寻思着也是如此——我便反了如何?”曹峻烽急道:“兄弟!不是小事!”陶鑫亦道:“何况兄弟反了,又往何处安身?”汪文昌便道:“实不相瞒,二位兄长且听仔细,小弟探得邵州知州,搜刮了几车金珠宝贝,美女五人,要送往东京处,当今右丞相李邦彦府上,欲求加官进职。明日午间便要从本境王虎冈上过。”曹峻烽惊道:“以兄弟之意,莫不是要去劫这笔富贵?”汪文昌道:“正是,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特邀二位哥哥相助,日后衣食无忧。”陶鑫道:“兄弟,不是我说,只我三个,他那定派官兵守护,若是不错,定是那有名的蛮牛王魏夲亲自护送,此事作罢作罢。”汪文昌急道:“哥哥你怎恁地胆小,真个有愧你云霄鹫之名。”陶鑫道:“不是哥哥怕事,只问你,当真要做?”汪文昌道:“当真要做!”陶鑫就道:“既要做,兄弟得依我件事。”汪文昌道:“甚事?”陶鑫道:“仅我三人定做不得,还须那四个人。”曹峻烽问道:“那四个?”陶鑫道:“便是洞庭山的四个头领,占据洞庭湖,聚众打劫。因赌与他们结缘,只我赌的最豪爽,故常有来往。若能得他们四个相助,此事便成。”汪文昌道:“我也听闻那四个名声,既如此,哥哥快去请他们前来议事。”陶鑫点头道:“我这便去。”正是:

三人相会志何伸,幸有文昌造果因。

七煞齐临荆北地,共商不义宝金银。

直到申牌时分,陶鑫引着四筹好汉归来。为首一个,就是那叶子伟,原是福州人氏,梢公出身,水性极好,大洋大浪里撑船,不曾有事过,江湖上唤他操舵手。第二个好汉姓郑名乾,临江军人氏,也是通晓水性,人称分水犀。第三个姓王名昭顺,南剑州人氏,虽武艺平常,却有着筑城建房的本事,亦懂些水性,都比他作良有巢。第四个姓耿名铁柱,全州人氏,为人忠良慷慨,性子随和,都呼他为笑弥勒,善于造船,一旦驾风,朝夕可有百里。

曹峻烽、汪文昌二人见了,请入座,三人把上件事与他四个说了,商量劫车。叶子伟道:“三位兄弟无须担忧,我那洞庭山上也有些人马,待事成后都去我们那里入伙。”曹峻烽道:“如此最好,我们便来想如何劫金宝。”耿铁柱道:“既是要从王虎冈上过,便有法子。那里我也曾去过,要过此冈,必经一座山神庙,那庙里倒也能容得二三十人。”郑乾道:“只是不知那鸟官派何人押运这五车宝贝。”汪文昌道:“这附近有名的也就是那个提辖官,蛮牛王魏夲,最有手段。”王昭顺道:“量他一个,怎敌得过我们七条好汉。”耿铁柱道:“既已商议定了,我们四个当早些回寨,择选出二三十个精干儿郎,明日午间前,先往山神庙里埋伏了。”叶子伟四人自回洞庭山上,带了二三十个喽啰,就往王虎冈前去。曹峻烽三个兀自收拾了,各藏一把尖刀于身,次日天晓亦往王虎冈去。

众人在冈上碰了面,见这王虎冈,生的似虎形,遍地茅草石头,又有千株绿树。冈上果然有个山神庙。叶子伟道:“看时候也不早了,都快埋伏好,待富贵送上门来。”汪文昌、陶鑫就挑株高树爬了上去,曹峻烽、叶子伟去树林密处潜伏。余下人皆进山神庙,执定军器,只待邵州押运车子而来。

只看日头愈加耀眼,天气亦热起来。听得冈子下有动静,转眼间就上来六十名官军,为首一员将领,护送着五辆车儿。才上得冈来,这些官兵已是又热又渴,见有树阴,都抢去睡下。那员将领身着乌油亮子甲,胸口乃是吞铁牛首像,正是蛮牛王魏夲,见众人都去歇了,天也热,晒得甲烫,没奈何,自个儿也去歇息。

叶子伟等人见了,十分欢喜。就看叶子伟与曹峻烽从林中跳出,各仗朴刀,大叫道:“那厮们,活命的便把车上宝贝留下!”这一声喝,把那些官兵惊起,魏夲见状,忙执刀而起,望二人骂道:“那里来的不知死活的贼寇,敢来劫道!”又见山神庙门打开,郑乾、王昭顺、耿铁柱三人领着三十个喽啰赶出,就去杀那六十个官军,抢车子。魏夲大怒,执刀来战,叶子伟、曹峻烽仗朴刀迎住。三个人就圈子里斗了一二十合,叶、曹二人双刀齐下,顷时把个魏夲劈做三段。叶子伟道:“甚么鸟牛王,不过如此。”

郑乾三个杀散了官兵,五个人一齐来赶车子,打开一看,竟是空的,正奇怪间,忽地悟道:“中计了!”只听一声炮响,又是一队官军上来,为首的头戴牛角兜盔,手持大斧,后面无数官兵,押着六辆车子。那将道:“杀不尽的贼,教你认得蛮牛王!”五个方知刚才杀的是假的,都道:“五个斗他一个,怎地都杀了,孩儿们与我奋力!”转头看去,只见那蛮牛王魏夲身边还有一个,头戴独角盔,着鸦青锁子甲,胯下一匹健马,喷鼻作响。郑乾惊道:“却是‘犀王’魏夯,邻州的对头怎地来了!”那魏夯哈哈大笑,道:“我当是甚么人,原来是洞庭湖里的小贼。既是担护送金银车的干系,怎能不来助我兄弟?”一发喊,手下兵卒前来,五个只好咬牙率喽啰厮斗,本就人少,如何能敌?二魏逼上,浑身甲厚,本是难伤,连马都护住了,又是手段高超,五人斗上两个,尚且难赢。

叶子伟、曹峻烽两个与魏夲斗了无数合,勉强算个对手,只是招架。那魏夲呵呵笑道:“昔闻那梁山晁盖一伙七个,尚不敢力取生辰纲,尔等好不知死!”又听闻是洞庭湖的头领,就道:“朝廷正出赏钱捉拿你们,今个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教你们与梁山那伙一样吃剐!”叶子伟大怒,怒则生力,隔开大斧,与曹峻烽一同死战。那边魏夯铁棍生风,横冲直撞,幸得郑乾三个灵巧,未穿甲胄,方得闪过。魏夯叫道:“无知鼠辈,待爷爷把你挨个踏死!”

魏夯正得意间,不觉已来到树下,忽听得一声:“着!”就看汪文昌从树上跳下,手拿一张渔网,把魏夯劈头罩住,扯下马来。陶鑫亦从树上跳下,觑着那脖子无遮盖处,只一刀夺了性命。魏夲大惊,方知不妙,正要跑时,早被搠翻在地,七个好汉一发都上,乱刀剁做肉泥。众官兵见主将没了,早作鸟兽散。

众人夺了六辆车子,前五辆都是金珠宝贝,见最后一辆车里坐着五个美女,早吓的腿软,抱在一起。曹峻烽笑道:“正好与俺们弟兄做压寨夫人。”耿铁柱拦道:“哥哥不可,这五个女子想必也是强掳而来,不如就放她们各自归家。”陶鑫道:“此言有理。”曹峻烽便作罢。七个人与众喽啰一齐将五辆车子推回洞庭山去,正是:

试看英雄作简章,七星聚义互扶帮。

同携宝贝归山去,犹忆当年智取纲。

待到山寨中,传教大摆庆贺宴席,曹峻烽、汪文昌、陶鑫各坐一把交椅。席间,叶子伟道:“如今我山寨军威大盛,又杀了姓魏的对头,正是好事!不若乘次机会,打破官府,劫掠一番何如?”众人都道好,汪文昌又道:“若要攻打,还须耳目。兄弟当时也是有个善打听的人,唤做吴铣源,方知晓此次富贵。”众人都道:“既是如此,如何不请他入伙?”汪文昌笑道:“正有此意。”说罢,命两个喽啰带上金银,去请吴铣源上山。

两个喽啰去了二日,吴铣源身影未见,内中一个却领得一个官差来,几人疑惑。那人道乃是艾大金的亲信,前来请诸好汉出山,安抚社稷。王昭顺道:“甚么安抚社稷,老爷们刚夺了朝廷的银子,正待来讨!”那人笑道:“好汉休急躁,便是府库仓廒也只管拿,值得甚么!”耿铁柱道:“那来何事?”答曰:“好汉,可知那马陵草寇攻打江陵府之事?”几人都道:“莫不是叫我等去卖命?”那人又笑道:“非也,乃是为了贵寨的前途。如今马陵泊连克州府,又吞并了许多山寨,曾扬言要踏破天底下的山寨,留其一山独大。洞庭美良之地,岂无觊觎贵寨的意思?”郑乾道:“俺听闻都是豪杰自发入伙的马陵泊。”来使再笑道:“试问好汉,如今若要你入伙马陵山寨,你答应否?常言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自己尚不入伙马陵贼巢,其他山寨,莫不是自愿入伙?”此言一出,几人面面相觑。来使又道:“如今那马陵泊倾巢打破江陵府,来回劳累,正是人疲马乏之时。我家艾大人与众好汉无冤无仇,只钦佩众好汉水军利害,说私心也是有的,也有自保之意,但请众好汉思拿唇亡齿寒之事!”说罢,留下礼物,傲然而去。

叶子伟思道:“那厮说的在理,马陵泊如此蔑视我等江湖好汉,不若乘其军马尚未回山休整,先下手为强。”汪文昌道:“不可,那陈明远广有好名,打了岂不是坏我山寨声威?”叶子伟道:“兄弟,你新入伙,不知江湖险恶,常言道百闻不如一见,那陈明远吞了不少山寨,只靠仁义?定是沽名钓誉之辈!如今巢穴虚弱,可趁机夺来,岂不快活?”王昭顺道:“是闻马陵泊大名,然他那里猛将居多,便是去攻打江陵,也必留些大将守寨。”叶子伟又道:“他虽良将众多,依我看精通水性的却少有,此番必调出不少,仅倚仗六百里水泊为防。非是我夸口,我与郑兄弟领八百水军就可拿下水泊,那时众兄弟再接应,一举攻下山寨。待他大军回山,见了必然惊慌,我们乘势追击,降伏他一伙,岂不美哉?”曹峻烽笑道:“听闻马陵泊上美女众多,那时哥哥定要分个与我做夫人。”众人皆笑,当下七个头领喝的酩酊大醉。

次日清早,另个喽啰也回来报,道不知吴铣源何处去了。汪文昌奇怪,自家又是新入伙山寨,恐人微言轻,只先作罢。五个头领当时与叶子伟、郑乾送行,二人领着八百水军往马陵泊而去。有分教:

释车下走,引操舵手马陵受缚;布鼓雷门,教分水犀水泊就擒。

直使:

六百里上一番闹,洞庭湖内那时圆。

不知叶子伟二人如何攻打马陵泊,钟吾寨又如何对敌,且待下回分解。

喜欢马陵传请大家收藏:(www.dzzzw.com)马陵传电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马陵传最新章节 - 马陵传全文阅读 - 马陵传txt下载 - 临风的全部小说 - 马陵传 电子中文网

猜你喜欢: 斗罗之骷髅大帝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何志军是我老爸斗罗之我真不是高人有崩玉的我只想做个七武海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斗罗之骷髅也疯狂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恶魔之女在漫威海贼之天赋系统海贼之逆刃剑豪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从此刻开始攻略诸天女主这个游戏不简单柱灭之刃之杀鬼就变强全球神祗之数码神中华小当家:我是一哥二次元缔造者全职法师之最强辅助这号有毒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斗罗之聆音天使的日常我在东京画妖怪斗罗之天云不会真有人觉得当训练家难吧
完本推荐: 后福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我想和你做好朋友全文阅读奶油味暗恋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杀破狼全文阅读舍身全文阅读伯爵大人有点甜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魔临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恶明全文阅读小夜曲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千夫斩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职艺术家校花的贴身高手魂帝武神(快穿)炮灰的人生完美转世以后穿成八零异能女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码农修真漫游在影视世界开局成为RNG中单郡马是个药罐子[红楼]婢女生存日常躲在冷宫苟成大佬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嫡长女她又美又飒超越狂暴升级十方武圣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都市:开局漫展帅晕全场团宠福宝六岁半以契为证我的1978小农庄快看那个大佬玩家超正义泰坦无人声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从红月开始梦幻西游:超级妙手空空首辅娇娘

马陵传最新章节手机版 - 马陵传全文阅读手机版 - 马陵传txt下载手机版 - 临风的全部小说 - 马陵传 电子中文网移动版 - 电子中文网手机站